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您现在的位置: 无锡市玉祁初级中学 >> 学生天地 >> 正文
偶像崇拜
作者:薛吟烨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956    更新时间:2017/4/25         ★★★

 

就是迷信的人用木头或泥土等制成想象中鬼神的模样来供奉,这就是偶像的起源,从这点也可以看出,从古至今,偶像的本质功能在于给人们提供一个寄放心理需求的对象,并且从它身上湖区某种企盼、念想。

谦恭的大众永远乐于寻找到一个在某些方面足够杰出的人物来寄放自己的需求与企盼,人们不遗余力地制造并追捧偶像,同时不遗余力地发掘偶像值得崇拜的内在价值,我始终认为最终目的还在于表达自身非偶像的需求。譬如山谷视东坡为精神偶像,正是因为东坡身上那种旷达境界其实是自己所不及所仰慕者。更古一些的例子譬如李白的超级“粉丝”魏颢(就是李颀《送魏万之京》一诗中的那位魏万),为了一瞻谪仙的风采不远万里追踪相从,也是如此。

谦恭地大众永远是这个社会的大多数,偶像是悬置于头顶,远离于自己的实际生活的,因此,借助偶像来表达对一种不太容易实现愿望的渴求,是最正常不过的了,这种寄托颇似于和迷魂汤或做白日梦,大约总属于自我心理调节一类行为吧。因为大多数人都很平凡却都几乎拥有一颗追求不平凡的心,例如小职员不免想弄个方面大员干干,打工仔当然最好陡中500万彩票,相貌才艺均平平者自然成了刘德华章子怡等等的拥趸。在没有能力将自己的追求化为现实之前,偶像崇拜是一种不错的解决理想与现实矛盾的策略。翻翻旧纸堆就会发现,这种策略其实“雅人”也曾干过,当年穷困潦倒而“忙于追求”的沈从文写信给自己的偶像郁达夫以求得提携帮助便是一例,故此我们大可不必鄙夷与崇拜偶像追寻偶像者。只不知当自己也成了相当级别的偶像之时,沈从文会怎样陈述当年的经历,这是件有趣的事。

由此我认为,偶像崇拜撇除其惯为人知的迷狂一面外,其实还大有裨益于人类社会,甚至可以在相当程度上引领社会生活向一个更好更美的方向发展。但是,当偶像(一般局限于演艺娱乐偶像)满天飞之时,我却恰恰想说出自己的一个想法:我们缺乏真正的偶像与偶像崇拜,这是一个偶像缺席的年代。

这种偶像与偶像崇拜缺席的最大表征就是偶像的玩偶化,眼下整日充斥着我们眼球的最多有资格称为“类偶像”而已。人们可以轻而易举地报出上百个偶像的名字,拉出一大堆细到令人想发笑的所谓的资料,可是我一直觉得这样的偶像崇拜小不能自我安慰调节心态,大不能寄放灵魂引领精神,而彻头彻尾地沦为一种无聊的派遣,仅此而已。这不仅仅指那些歌星影星球星,曾经掀起的“普京热”其实也是如此。据我旁观,显然这些粉丝并不准备追步普京的人生境界,也不想探究普京内心深处对于现实与理想的矛盾,因此,捧一叠普京照片抄一堆普京语录唱几句“嫁人就要嫁普京这样的人”,搞得越是热闹,这个其实相当沉厚阴骘的总统,一下子给弄得像个穿粉色泡泡纱裙的芭比娃娃。

真正的偶像背后应该有着关乎人生的想法。我倒不认为现在的人们失却了人生追求的勇气与毅力,但在“滔滔者天下皆是也”的时代中,人们不得不将自己的追求、梦想、审美、判断悄悄掩藏起来,努力让自己时尚一些,让自己不会因在公众场合的张口结舌而丢了脸面。所以说,迎合本没有多少价值可言的某些流行人事物,往往铸就的是近乎捏造出来的伪人格。低级趣味其实时时萦绕在我们身边,扰乱视听。

突然想起伍子胥和申包胥的典故。伍子胥在父兄被楚王杀死之后,对友人毫不掩饰地吐露了“吾必覆楚”的刻骨仇恨。他做到了。而他的好友申包胥同样斩钉截铁地回以“君能覆楚,吾必复之!”他也做到了——两峰对峙,将自己真正的追求大白于天下,青史不为之深留一笔也难!

我不知道二胥他们崇拜什么偶像,倒是知道后世崇拜二胥者大概可说寥寥。当然谈论着两个人本身就可能是离题之举,幸而无所谓,这个时代的我们谈论的究竟有多少是不离题的呢?

 

 

文章录入:dq8063    责任编辑:dq8063 
关闭窗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无锡市玉祁初级中学校园网
    地址:无锡市惠山区玉祁街道堰玉路80号 电话:0510-83885765

    苏ICP备09038387号  苏公网安备32020602000659

    邮编:214183 网址:http://www.yqcz.net

    信息发布